办公室

您当前的位置: 办公室 > 工作动态 > 详情

蔡进在第16场供应链创新与应用在线论坛讲话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08日10:35 中物联采购与供应链管理专委会

第16场供应链创新与应用在线论坛讲话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 蔡进

2020年7月11日

7月11日,由商务部市场建设司指导、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采购与供应链管理专委会组织、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提供学术支持的第16场供应链创新与应用在线论坛举行,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蔡进出席并讲话。以下为蔡进讲话实录:

李总的发言非常务实,非常有深度,可以看到他对如何升级优化大宗商品的供应链这方面,有很深刻的思考。洪涛和冯耕中两位教授的点评也很精彩,同时在点评中谈到了他们对大宗商品供应链创新和发展的一些前瞻性看法,让我深受启发。

大宗商品供应链是我国供应链创新发展的一个重点,同时在创新发展中也存在很多痛点、难点,也可以是未来供应链创新过程中的关键点。我对今天论坛有以下几个方面的认识:

一、充分认识到了大宗商品供应链对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性。

在我国经济转型升级的过程中,尤其是叠加全球经济变化的过程中,一定要把握大宗商品供应链对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性。

(一)大宗商品在国民经济中占据重要地位。

2019年消费品销售总额是41万亿,据中物联中国物流信息中心统计,同年大宗商品的销售总额达到75万亿,这只是统计了工业领域的大宗商品销售额。如果加上农产品,大宗商品销售总额应该达到80万亿元。其市场规模是消费品市场的两倍。所以说,大宗商品在我国国民经济中占据重要地位。从这个角度来说,大宗商品的供应链对我国供应链的创新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缺少大宗商品供应链的供应链体系都是不成熟的。大宗商品的供应链发展,可以推动整个供应链体系的发展和成熟,甚至推动整个国家的转型升级。因而,对大宗商品供应链发展的定位,不仅仅是大宗商品市场模式的转型升级问题,而是整个宏观经济发展模式转型升级的关键所在。

(二)大宗商品贸易是国际贸易的重中之重。

从国际贸易方面来看,大宗商品贸易是国际贸易的重中之重,甚至影响和左右全球经济的变化。如上世纪七十年代世界经济危机,起因就是石油危机。中东地区将石油从几美元一桶的价格骤然提到了十几美元甚至30美元一桶,引起了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危机。

刚才大剑主任也提到我国是全球大宗商品最大的买家,也是最大的生产者。钢铁、煤炭、水泥等大宗商品的生产或消费,我国都占居世界第一。因此,我国大宗商品贸易是我国国际贸易的重中之重,它的供应链更是关键。

(三)大宗商品的金融属性影响全球金融体系的波动。

刚才冯耕中教授强调了大宗商品具有金融属性。它的金融属性能影响到全球金融体系的波动。大宗商品往往被当作一个国家在外交、政治等领域博弈过程中的筹码,被利用以制裁对手。

二、抓住了大宗商品供应链创新发展中的痛点。

大宗商品在供应链创新过程中有很多痛点。总的来说,我国大宗商品市场的发展现状就是4个字:大而不强。说它大,不论生产还是消费,总量占世界的50%以上;但是它不强,生产和消费了那么大体量,却没有提升我国在全球大宗商品领域中的地位。我认为造成这种痛点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缺乏有效的生产组织模式。

这些年来,我国的大宗商品企业,尤其是中储这样的企业在供应链创新过程中已经取得很大成效。但与国际上跨国公司比,我们的生产组织模式还是有很大差距。近十几年来我们在大宗商品生产组织模式创新的过程中走了弯路。一些大宗商品市场学消费品市场去发展电子商务。虽然我们不否定发展电子商务,但是大宗商品转型升级仅仅依靠电子商务远远不够,而是要拓展供应链的发展模式。不按供应链的生产组织方式去发展企业,就会造成企业的低效率。放在全球范围内,我国如果不发展大宗商品的供应链,就不能拿到对大宗商品定价的主动权。

(二)没有形成有效的价值链。

我国大宗商品国际贸易只有买和卖,以及附加的少量间接出口。虽然大进大出,却没有形成有效的价值链。前些年,我们研究发现,我国大宗商品出口80%以上都是离岸价,就是离岸以后的物流等一系列的服务与我们无关。而我国大宗商品进口又都是到岸价,到岸之前的服务也与我们无关,想要规避的价格风险、成本风险规避不了,更谈不上价值增值了。从这方面来说,就是我们缺乏一个有效的价值链。

现在,我们的大宗商品企业参与国际竞争,是单个企业与全球供应链的竞争。首先,大宗商品资源被人掌控。比如铁矿石,表面上是我国钢企与巴西的淡水河谷、澳大利亚的力拓和比拓谈判价格,实际上是一个企业的买卖行为和全球供应链的竞争,因为美、日的资本早已控制了巴西、澳大利亚的铁矿石资源。其次,物流被人掌控。不单指运输的问题,而是整个物流的方案和物流的渠道,这些都被他方控制。美国人宣称六把钥匙锁全球,通过巴拿马运河、直布罗陀海峡、苏伊士运河、霍尔木兹海峡、曼德海峡和马六甲海峡这六把钥匙,控制了全球的物流渠道和物流资源。我们的企业很难在物流资源控制方面占有主动。第三,市场资源也被人掌控。比如,由英美控制的波罗的海航交易所,通过干散货运价指数控制了很多大宗商品的定价权。

一个比较弱的供应链和比较强的供应链都没法竞争,更何况我们单个企业与全球供应链体系竞争,必然是很“痛”。

所以说,供应链是大宗商品企业转型升级的重中之重,它转型好了,整个中国的供应链基本就趋于成熟了。

三、把握住了大宗商品供应链发展的路径和关键点。

在今天的论坛中,把李总的发言和两位专家的点评结合起来,就基本把握住了大宗商品供应链发展的路径或者是关键节点。

(一)要着眼于对全球资源控制的主动权。

大宗商品的供应链首先要着眼于对全球大宗商品资源的控制,这是做大宗商品供应链的前提。大剑主任以前也谈过这个观点。做供应链首先要做资源整合。整合资源实际是实现对资源的控制,进行使用、共享。我们要注重这方面的主动性,去提升对大宗商品资源的控制力。

(二)要有物流资源的保障。

从实体经济角度来讲,大宗商品供应链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要保障物流渠道。因为不管是从澳大利亚或巴西运输铁矿石,还是从我国西部地区往其它地区运煤,路途动辄上千公里甚至上万公里,且其存储周期长,所以物流保障非常重要。就像刚才李总强调的即要保障安全,又要保证它的高效和低成本。

(三)做好大宗商品的加工与配送。

大宗商品的加工与配送,是往往忽略掉的一个要素。今天参会的有中铁物资、中铁物贸的同事们,他们现在做铁路建设的供应链,都是将供应链前移到项目。铁路修到哪,供应链就跟到哪。比如说砂石料、水泥,不再是一包一包简单配送给施工方,而是将其按需要的配比,搅拌成直接可以用于铁道铺设的水泥浆,提供加工与配送的供应链服务。类似这样的加工,在钢铁行业就更多了,如钢铁卷板的裁剪、铁路用扣件的生产等。在煤炭领域也是一样,必须要有煤配加工的流程,才是最经济最合理的。所以加工与配送是大宗商品供应链的一个很重要的领域。

(四)搭建大宗商品供应链协同服务平台。

刚才李总也谈到了要有一个大宗商品供应链的协同服务平台,实现供需之间的协同,交易双方的协同,商品交易和物流之间的协同等。这个平台是全方位全流程的协同平台,而不是以交易为主的电子商务平台。现在还有一个误区,认为有了平台就是在做供应链服务。应该说,平台只是做供应链服务的一个工具,或者叫一个节点,它不代表也不等于供应链。

(五)运用技术手段做好大宗商品的供应链金融。

大宗商品有很强的金融属性,大宗商品的供应链金融应该能发展更好,规模更大,质量更高,但可惜的是,前些年一些大宗商品的供应链金融或是物流金融走歪了,如在仓单质押方面出现了一些风险事件。所以,我们一定要用技术手段如CA认证技术、区块链技术等消除和规避供应链金融的风险。 这一点刚才李总的分享中也有强调。

(六)以技术创新支持大宗商品全产业链发展和供应链的管理。

以技术创新支持大宗商品供应链发展,应该是从全产业链的角度。如美国近几年通过新技术开发页岩气资源实现了对页岩气的控制,就是运用技术创新支持对大宗商品资源的控制。此外,供应链的管理和服务也需要技术支持,也就是要数字化。

(七)要有国家层面对大宗商品供应链的保障与支持。

我完全同意李总和两位专家提到的,一定要有国家层面的政策保障和支持大宗商品供应链的发展。

四、把握住了大宗商品供应链创新发展的基本目标。

如刚才李总介绍的,一是安全。安全是底线,是前提。大宗商品不仅是经济领域的事,还要置于政治、军事、外交等全方位的视界中去考量其供应链的安全性。 二是效率。大宗商品供应链的效率不是快,而是计划性、有效性,是不是能按事先的约定兑现。效率的落脚点是成本。目前我国大宗商品供应链的成本还相对较高,尤其是大宗商品物流成本比别人高得多,所以大宗商品供应链要追求效率,最终是要能将供应链成本降下来,要在安全的基础上提高效率、控制成本。

五、把握住了通过大企业担当大宗商品供应链发展重任的重点。

目前我国大宗商品供应链做得好的,基本是一些大企业,相对更规范、更有效率,创新性也较强,所以,李总谈到大企业要担当起做大众商品供应链的重任, 我觉得这个角度谈得非常好。

刚才有与会代表也谈到了要加强政府在推进大宗商品供应链发展中的力量。今年疫情期间,我们中物联向国务院国资委建议,要整合与大宗商品有关的产业链资源,形成一个强有力的能够在应急突发事件中保障大宗商品安全运行的供应链平台。这次疫情以后,希望国家层面能加强国有资源和大型企业大宗商品物流和供应链的资源整合,强有力推进我国大宗商品供应链的创新发展。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办公室